萝卜卜卜

一颗予:

 【那些女人永远不知道他的舌尖神经末梢有多敏感。
Peter Parker今年十八岁,已经尝够男人嘴唇上形形色色层出不穷的唇膏味。
成为他的十字架,新约圣经传扬永生,内容刻满他的名字,他要在我的躯体上接受瞻仰与死亡。】


#一个混更狗血脑洞 后续未知
#超级英雄身份不为人知的黑化Peter×无钢铁侠身份的花花总裁Tony
#黑化隐晦囚禁慎入

22s渣剪走微博
————————————


【迷魂计】

他又在亲吻别的女人了。
软绵绵的吻。扶着她的腰,仿佛爱抚一段柔韧的柳枝,呼吸错落间隔短暂,秒表在计时。
失败的吻。女人的指骨太过轻盈柔软,应该攫住他的后脑,发梢陷进指腹,弓型纹随指掌烙遍喉结锁骨,游弋肩颈,探入皮肤深处宣告所属权,一百五十亿分之一的指纹重复率证明这块领地为Peter Parker先生专制。
差劲透了。我敲打着方向盘。

那些女人永远不知道他的舌尖神经末梢有多敏感,四张唇片不带矫饰的轻触,比过家家还要单纯——
没有女人尝过Tony的味道。当我捏住他的下颔,他的上颚会像起伏的波浪一样潮湿柔软,彼此分离之际松开牙关,他的嘴唇会比滴水的香柚瓣鲜润多汁。
我该说些什么呢?他在我的监控视线范围内与女人周转,老练地调情,活在女人的万花筒里,三棱镜另一端真实单一的Tony Stark被我攥进掌心。

没有人敢强迫Tony Stark,我的厄洛斯神庙里供奉着他,爱神渴望被人间烟火亵渎,我们沉浸于偷情式的快感。
我非祭祀品却用于调剂,视我为初尝禁果的愣头青,口是心非的小坏蛋,他的味道令我发狂,我想要像揉搓一张白纸那样揉搓他,脖颈动脉流淌着我的吻痕。

Tony开始怀疑我的身份,言语从挑逗过渡为试探。
“你认识蜘蛛侠吗?”
他询问我,于是我想舔湿他的睫毛,他应该闭上眼睛。
“不认识。”我回答,然后狠狠地吻他。

皇后区一无所有的傻小子很难同那个纽约上空飞檐走壁的超级英雄划等号对吧。
你们看,诺恩投梭织网将我们兜在一起,他却不希望和YouTube上面罩兜住头颅的怪力蜘蛛侠挂钩。他要老老实实做他的生意,用红唇钞票威士忌斟满酒杯,犹疑潜在未定的风险将安稳极乐的花冠玷污,而我是那个一触即发的隐患。

黄昏时我们相会,我拥抱他,他的嘴唇沾染过不同的香气——Tiffany前调金茉莉混合苦橘花的味道,或来自Guerlain的松脂气,或那些我曾游遍香水专柜也无法一一准确判断的甜腻气息。
我用舌尖顶进他的口腔,专属Tony Stark的味道将唇釉脂粉过滤,Peter Parker吮舐男人口腔内的每一寸粘膜,像条健忘的鱼一样全神贯注。
我黏进他的目光,苍蝇醉醺醺沉浸于未风干的蜜色液体里,他的眼睛是琥珀,我躺进树脂等待石化。

Peter Parker今年十八岁,阅读选修AP课程教材的眼睛浏览过比《花花公子》更过分的东西,Tony不会离开的承诺表面下是随时抽身而退的暗流,我已经尝够他嘴唇上形形色色层出不穷的唇膏味。

成为他的十字架,新约圣经传扬永生,内容刻满他的名字,他要在我的躯体上接受瞻仰与死亡。有旋律此起彼伏,是一支帕莱斯特里那的曲子。
那个女人依依不舍离开他,环顾中他无意扫向我,眼珠湿润惊诧,像极我曾在明尼苏达州见过的一只野鹿。
它在受伤包扎后被放生,我不止一次想过,倘若有条件,我可以将它豢养。

车门被打开。
Tony将跟随我回到这辆车,他会坐在我身边,副驾驶无法控制打开门锁。

不久之前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我拎着除了蜘蛛战服外空无一物的背包,得到人生中第一个马蒂尼味道的吻。
第二天清晨男人坦然接受醉酒与赤裸,十八岁迎来频繁急促的春期,我将自己埋入他,像植物找到匍匐已久的根茎。


是他先走向我。

夜盲症

孤注一掷,如同渎神者一样,背德的感情

猫骨头:

*小甜饼/开个假车试试


*战后Tony患上了夜盲症




-1-


 


Tony在思考,要如何形容与Peter Parker相遇这件事。


他首先想到的是墨菲定律,如果你担心某件事情会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Tony并不想和人建立过深的羁绊,他吃够了教训,羁绊让他的信念动摇、遭师长背叛、与朋友反目。所以当他发现Peter在潜移默化中向自己靠近时,Tony选择了将他推开。


而这只是让结果变得更糟,在他默许Peter与自己并肩而战时,年轻人的脑子里装着的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而当他堂而皇之地避开Peter时,年轻人披着夜色的倦意,走进来夺走了他手里的安神茶。


“好久不见,Mr Stark.”Peter对Tony震惊的神情熟视无睹,他理所当然地将安神茶拿到鼻子下闻了闻,那味道有点苦涩。


 


“你在这里做什么?”Tony一时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放,他着实没有想过Peter会擅自闯进自己的家。


Peter摘下面罩,Tony透过他清澈的瞳孔看到了自己,那双眼睛里没有一点杂质。


“我想和你谈谈,你不可能永远躲着我。”Peter说,仿佛把自己那点心思都给看透了。


 


-2-


 


Tony的大脑快速地闪过几种适合在这种场合下使用的推辞,但每一种似乎都对Peter Parker不适用。他恍然间发觉,自己拿Peter一点办法也没有。从很久之前,也许从那次他拒绝穿上自己新制的战衣时,Peter就开始主导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只是他后知后觉,甚至错过了逆转的时机。


 


“你说。”Tony用脚挪开小圆桌对面的沙发椅,示意Peter坐下说话。


Peter看起来有些拘谨,他似乎是下定决心要坦白某件事情,而这一预兆让Tony觉得心惊胆战,他生怕Peter会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话来。


比如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Peter在沙发椅上坐得笔直,那模样仿佛是等待训诫的孩子。


“我让你感到困扰了吗,Mr Stark?”Peter小心翼翼地问。


Tony眨了眨眼睛,他脱口而出道:“并不。”


在看到Peter眼里的陡升的神采时,Tony在内心深处给了自己的脑袋一扳手。这和他想表达的意思恰恰相反,此刻他需要用更多的理由拒绝Peter Parker,而不是顺水推舟。


糟糕,我好像有一点心动。


 


-3-


 


不等Tony百转千回地将那点心动扼杀在摇篮里,室内的灯光一晃,整个房间忽然暗了下来。


黑暗骤然降临,Tony的指尖一抖,头上立时冒下冷汗。


战后,他患上了夜盲症。顾名思义,他在黑暗中处于半盲的状态。此刻这间没有窗户的会客室,对他而言就像一个没有尽头的黑洞,唯一能让他感到一丝安心的,大概就是Peter Parker的呼吸声。


 


忽然间,Tony对此释然了。


他想自己也许并不是因为经年的教训推开了Peter,他其实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需要Peter,那是一种荒唐却真实的饥饿感。他饥肠辘辘,肌肉纤维似乎都被消耗殆尽,这一刻,他只想填饱自己。


活到Tony Stark这把年纪,喜欢才会放肆,而爱只会更加放肆。


 


于是他朝Peter的位置伸出手,膝盖却磕到了圆桌,发出一声闷响。Tony痛哼一声,慌乱间他的手被温暖的掌心包裹住。


“Mr Stark小心。”Peter的声音像一味镇定剂,通过五脏六腑,Tony下意识地回握住他的手。


仿佛感觉到了手心的回应,Peter稍稍用力将Tony往前一拽,Tony整个人几乎跌进了那窄小的沙发椅上。跌在Peter的腿上。


 


-4-


 


这姿势有些暧昧,但Tony却放纵自己将重量全放到了Peter身上。


“……”Peter似乎忘记要怎样呼吸了,他觉得浑身僵硬,一只手搭在Tony的手臂上,而Tony几乎就跨坐在自己身上。他责怪这沙发太窄,让他毫无退路。


该死的,他浑身的血液几乎都在往下汇集。


 


“Mr Stark?”Peter试探性地喊道,他必须说点什么,他迫切地希望Tony能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


“这就是我拒绝见你的原因。”Tony说,他可以说的再委婉一点,或是更露骨一点,但他还是给自己和Peter留有余地。这样即使是Peter此时此刻将自己从沙发椅上推开,也不会尴尬到此生不复相见的地步。


Peter张了张嘴,声带组织不出完整的句子。


 


这是暗示吗?Peter的脑子乱成一团,他想向寻求耐德的场外援助。


Come on, 用你那榆木脑袋想想吧,Peter用力地咬了下舌头,舌尖传来甜腥的味道。跌跌撞撞活到成年,即使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一次恋爱,但理论知识还是有的。


Peter想起几部经典爱情电影,在这样的黑暗里,他们隔着如此近的距离,能嗅到彼此的呼吸。


他绝望地闭上眼睛,几乎要缴械投降。


 


-5-


 


Tony等了一会儿,发现Peter毫无动作。


他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夜盲症让他看不到Peter此刻的神情,Tony从不怀疑自己的魅力,也许是Peter那强大的责任心在作祟。但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不过是想要一个吻来得到饱腹感。


Tony用闲置的那只手摸索着,触碰到Peter的脸庞,顺着轮廓缓缓下滑,强硬地捏住Peter的下巴。他听见Peter艰难地吞咽了下口水,简直能想象出身下年轻人窘迫的模样。


 


他微微俯下身,伸出舌尖在Peter的嘴角轻轻地舔了一下。


满意地感觉到Peter的身体不自然地战栗,Peter松开手转而扶住了他的腰部,拿捏的力度有些过度了,Tony有种自己的腰会被折断的错觉。他啧了一声,尽量耐心地教导身下的男孩。


“你该扶住这儿。”他抓住Peter的手,牵引着,撩起衬衫的后摆,将Peter的手贴上自己的腰窝。那里正好能放下两根手指。


 


Peter瞬间屏住了呼吸,指尖的触感让他快要发疯了。


他不可抑制地石更了,铺天盖地的背德感淹没了他,他像是渎神者一样羞愧地低下头,身体却归属于欲望,下意识地顶住了身上的人。


Tony当然不会错过腿间那特殊的触感,他像是恶作剧得逞一般松开握着Peter的手,优雅地退出了沙发椅。男孩的脸上会带着什么样的神情?是克制,是不满,亦或是想将自己吞入口中的疯狂?


但出乎意料的,Peter只是舒了口气,像是酷刑结束后的释放。


 


-6-


 


“Mr Stark刚才那是测试吗?”Peter从沙发椅上站了起来,他双手握拳,庆幸自己在最后一刻还能保持清醒。


Tony轻咳了一声,“不,我只是忽然想捉弄一下你。”


“那我想,这种捉弄只限于Mr Stark喜欢的对象?”Peter逃出了枷锁,又变得不依不饶起来。


“当然,否则你早就被赶出去了。”Tony不置可否,事到如今也不用刻意隐藏。


 


就像那座被遗弃的复仇者大厦一样。纽约曾经是没有日出的,太阳被那些高楼大厦挡住了。为了看到日出,他得爬到很高的地方。他看着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大楼拔地而起,又在战争里化为泡影。但他喜欢日出,所以他拼了命地往上爬,即使有一天真的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也无所谓(*注释)。


这一点对Peter Parker也一样,他喜欢Peter,所以他要拥抱他,想要亲吻他,即使有一天Peter Parker离他而去也没有关系。


 


“……Mr Stark你是不是看不见?”兜了一圈,Peter那罢工许久的蜘蛛感应终于重新运作起来。“我记得这种症状叫‘夜盲症’,是缺乏维生素的体现,你有按照星期五的食谱进餐吗?”


“Stop,别蹬鼻子上脸了Kid. 你还没有能干涉我生活起居的权利。”Tony如临大敌。


“那又是谁的错呢?”Peter在黑暗中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7-


 


停电来得突然,复仇者基地的备用电源都被运输到紧要的部门。距离会客室最近的电源距离这里有3层楼的距离,他们得通过紧急通道下去。


Peter抓住Tony的手,不容置疑地走在前面。Tony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并没有因为Peter的体贴而心跳加速,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就像喜欢Peter Parker和接受Peter Parker的喜欢,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一定要给出一个理由,他很乐意将之称之为‘命运’。


故事起始于廉价公寓楼里的惊鸿一瞥,辗转反侧,一度落入尘埃被泰坦星的风吹散,又被时间宝石重新拾掇,完璧归赵。


 


他们脚踏紧急逃生通道的阶梯,黑暗中Tony只能隐约看到Peter的背影轮廓。


Peter又长高了,他想。从单薄的少年,到如今拥有了宽厚的肩膀。


他怀念曾经被Peter用倾慕的眼神仰视的时光,又对这之后的未来充满期待。


 


他迫切地想要知道,想要去发现,想要参与塑造。


Peter Parker最终会成长为什么模样。


以及,拥有Tony Stark的Peter Parker会是什么模样。


 


这孤勇一腔,一生只用于一处(注释*)。


用在他最爱的男孩身上。


 


 


 


END


 


 


*引用自——黄景瑜


*引用自——《星星上的花》烟罗



【虫铁】虫铁同人曲《少年骑士》

我好喜欢啊啊啊啊啊

Marcia_Jerry_23:

#我就是个帮忙宣传的!#


我们虫铁有同人曲了!!!!!大家快去听啊!!快去看mv啊!!!歌真的超级好听!巨好听!!超甜的!!!!


歌曲详情微博链接:点我


逼站:点我

好可爱!

休止符:

我TM这么可爱,你凶个屁的凶

卡哇伊!

老残:

换个方式,如果不是消失呢???
应该是颗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