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卜卜

夜盲症

孤注一掷,如同渎神者一样,背德的感情

猫骨头:

*小甜饼/开个假车试试


*战后Tony患上了夜盲症




-1-


 


Tony在思考,要如何形容与Peter Parker相遇这件事。


他首先想到的是墨菲定律,如果你担心某件事情会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Tony并不想和人建立过深的羁绊,他吃够了教训,羁绊让他的信念动摇、遭师长背叛、与朋友反目。所以当他发现Peter在潜移默化中向自己靠近时,Tony选择了将他推开。


而这只是让结果变得更糟,在他默许Peter与自己并肩而战时,年轻人的脑子里装着的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而当他堂而皇之地避开Peter时,年轻人披着夜色的倦意,走进来夺走了他手里的安神茶。


“好久不见,Mr Stark.”Peter对Tony震惊的神情熟视无睹,他理所当然地将安神茶拿到鼻子下闻了闻,那味道有点苦涩。


 


“你在这里做什么?”Tony一时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放,他着实没有想过Peter会擅自闯进自己的家。


Peter摘下面罩,Tony透过他清澈的瞳孔看到了自己,那双眼睛里没有一点杂质。


“我想和你谈谈,你不可能永远躲着我。”Peter说,仿佛把自己那点心思都给看透了。


 


-2-


 


Tony的大脑快速地闪过几种适合在这种场合下使用的推辞,但每一种似乎都对Peter Parker不适用。他恍然间发觉,自己拿Peter一点办法也没有。从很久之前,也许从那次他拒绝穿上自己新制的战衣时,Peter就开始主导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只是他后知后觉,甚至错过了逆转的时机。


 


“你说。”Tony用脚挪开小圆桌对面的沙发椅,示意Peter坐下说话。


Peter看起来有些拘谨,他似乎是下定决心要坦白某件事情,而这一预兆让Tony觉得心惊胆战,他生怕Peter会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话来。


比如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Peter在沙发椅上坐得笔直,那模样仿佛是等待训诫的孩子。


“我让你感到困扰了吗,Mr Stark?”Peter小心翼翼地问。


Tony眨了眨眼睛,他脱口而出道:“并不。”


在看到Peter眼里的陡升的神采时,Tony在内心深处给了自己的脑袋一扳手。这和他想表达的意思恰恰相反,此刻他需要用更多的理由拒绝Peter Parker,而不是顺水推舟。


糟糕,我好像有一点心动。


 


-3-


 


不等Tony百转千回地将那点心动扼杀在摇篮里,室内的灯光一晃,整个房间忽然暗了下来。


黑暗骤然降临,Tony的指尖一抖,头上立时冒下冷汗。


战后,他患上了夜盲症。顾名思义,他在黑暗中处于半盲的状态。此刻这间没有窗户的会客室,对他而言就像一个没有尽头的黑洞,唯一能让他感到一丝安心的,大概就是Peter Parker的呼吸声。


 


忽然间,Tony对此释然了。


他想自己也许并不是因为经年的教训推开了Peter,他其实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需要Peter,那是一种荒唐却真实的饥饿感。他饥肠辘辘,肌肉纤维似乎都被消耗殆尽,这一刻,他只想填饱自己。


活到Tony Stark这把年纪,喜欢才会放肆,而爱只会更加放肆。


 


于是他朝Peter的位置伸出手,膝盖却磕到了圆桌,发出一声闷响。Tony痛哼一声,慌乱间他的手被温暖的掌心包裹住。


“Mr Stark小心。”Peter的声音像一味镇定剂,通过五脏六腑,Tony下意识地回握住他的手。


仿佛感觉到了手心的回应,Peter稍稍用力将Tony往前一拽,Tony整个人几乎跌进了那窄小的沙发椅上。跌在Peter的腿上。


 


-4-


 


这姿势有些暧昧,但Tony却放纵自己将重量全放到了Peter身上。


“……”Peter似乎忘记要怎样呼吸了,他觉得浑身僵硬,一只手搭在Tony的手臂上,而Tony几乎就跨坐在自己身上。他责怪这沙发太窄,让他毫无退路。


该死的,他浑身的血液几乎都在往下汇集。


 


“Mr Stark?”Peter试探性地喊道,他必须说点什么,他迫切地希望Tony能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


“这就是我拒绝见你的原因。”Tony说,他可以说的再委婉一点,或是更露骨一点,但他还是给自己和Peter留有余地。这样即使是Peter此时此刻将自己从沙发椅上推开,也不会尴尬到此生不复相见的地步。


Peter张了张嘴,声带组织不出完整的句子。


 


这是暗示吗?Peter的脑子乱成一团,他想向寻求耐德的场外援助。


Come on, 用你那榆木脑袋想想吧,Peter用力地咬了下舌头,舌尖传来甜腥的味道。跌跌撞撞活到成年,即使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一次恋爱,但理论知识还是有的。


Peter想起几部经典爱情电影,在这样的黑暗里,他们隔着如此近的距离,能嗅到彼此的呼吸。


他绝望地闭上眼睛,几乎要缴械投降。


 


-5-


 


Tony等了一会儿,发现Peter毫无动作。


他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夜盲症让他看不到Peter此刻的神情,Tony从不怀疑自己的魅力,也许是Peter那强大的责任心在作祟。但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不过是想要一个吻来得到饱腹感。


Tony用闲置的那只手摸索着,触碰到Peter的脸庞,顺着轮廓缓缓下滑,强硬地捏住Peter的下巴。他听见Peter艰难地吞咽了下口水,简直能想象出身下年轻人窘迫的模样。


 


他微微俯下身,伸出舌尖在Peter的嘴角轻轻地舔了一下。


满意地感觉到Peter的身体不自然地战栗,Peter松开手转而扶住了他的腰部,拿捏的力度有些过度了,Tony有种自己的腰会被折断的错觉。他啧了一声,尽量耐心地教导身下的男孩。


“你该扶住这儿。”他抓住Peter的手,牵引着,撩起衬衫的后摆,将Peter的手贴上自己的腰窝。那里正好能放下两根手指。


 


Peter瞬间屏住了呼吸,指尖的触感让他快要发疯了。


他不可抑制地石更了,铺天盖地的背德感淹没了他,他像是渎神者一样羞愧地低下头,身体却归属于欲望,下意识地顶住了身上的人。


Tony当然不会错过腿间那特殊的触感,他像是恶作剧得逞一般松开握着Peter的手,优雅地退出了沙发椅。男孩的脸上会带着什么样的神情?是克制,是不满,亦或是想将自己吞入口中的疯狂?


但出乎意料的,Peter只是舒了口气,像是酷刑结束后的释放。


 


-6-


 


“Mr Stark刚才那是测试吗?”Peter从沙发椅上站了起来,他双手握拳,庆幸自己在最后一刻还能保持清醒。


Tony轻咳了一声,“不,我只是忽然想捉弄一下你。”


“那我想,这种捉弄只限于Mr Stark喜欢的对象?”Peter逃出了枷锁,又变得不依不饶起来。


“当然,否则你早就被赶出去了。”Tony不置可否,事到如今也不用刻意隐藏。


 


就像那座被遗弃的复仇者大厦一样。纽约曾经是没有日出的,太阳被那些高楼大厦挡住了。为了看到日出,他得爬到很高的地方。他看着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大楼拔地而起,又在战争里化为泡影。但他喜欢日出,所以他拼了命地往上爬,即使有一天真的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也无所谓(*注释)。


这一点对Peter Parker也一样,他喜欢Peter,所以他要拥抱他,想要亲吻他,即使有一天Peter Parker离他而去也没有关系。


 


“……Mr Stark你是不是看不见?”兜了一圈,Peter那罢工许久的蜘蛛感应终于重新运作起来。“我记得这种症状叫‘夜盲症’,是缺乏维生素的体现,你有按照星期五的食谱进餐吗?”


“Stop,别蹬鼻子上脸了Kid. 你还没有能干涉我生活起居的权利。”Tony如临大敌。


“那又是谁的错呢?”Peter在黑暗中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7-


 


停电来得突然,复仇者基地的备用电源都被运输到紧要的部门。距离会客室最近的电源距离这里有3层楼的距离,他们得通过紧急通道下去。


Peter抓住Tony的手,不容置疑地走在前面。Tony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并没有因为Peter的体贴而心跳加速,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就像喜欢Peter Parker和接受Peter Parker的喜欢,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一定要给出一个理由,他很乐意将之称之为‘命运’。


故事起始于廉价公寓楼里的惊鸿一瞥,辗转反侧,一度落入尘埃被泰坦星的风吹散,又被时间宝石重新拾掇,完璧归赵。


 


他们脚踏紧急逃生通道的阶梯,黑暗中Tony只能隐约看到Peter的背影轮廓。


Peter又长高了,他想。从单薄的少年,到如今拥有了宽厚的肩膀。


他怀念曾经被Peter用倾慕的眼神仰视的时光,又对这之后的未来充满期待。


 


他迫切地想要知道,想要去发现,想要参与塑造。


Peter Parker最终会成长为什么模样。


以及,拥有Tony Stark的Peter Parker会是什么模样。


 


这孤勇一腔,一生只用于一处(注释*)。


用在他最爱的男孩身上。


 


 


 


END


 


 


*引用自——黄景瑜


*引用自——《星星上的花》烟罗



评论

热度(682)